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试点办法由两高制定

2020-11-10 16:22

6月27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授权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包括郑州在内的18个城市,试点刑事速裁。

根据决定,可以实行刑事速裁程序的是“事实清楚,证据充分,被告人自愿认罪,当事人对适用法律没有争议的危险驾驶、交通肇事、盗窃、诈骗、抢夺、伤害、寻衅滋事等情节较轻,依法可能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的案件,或者依法单处罚金的案件”。

如果实行速裁程序,庭审将很快进入最后的被告人陈述阶段,等待法庭最终判决。

昨日上午10时,高新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,在征得公诉人和被告人同意后,决定采用刑事速裁程序。

取消法庭调查,会不会因为被告人少了充分发言的机会,对被告人不利呢?

庭审时,还会询问被告人对犯罪基本事实和证据有无异议,若被告人质疑,则会立即终止速裁程序,转为普通程序。

有法学专家曾指出,刑事案件速裁应该从公安侦查阶段开始,否则结案时间根本减不下来。有的案件可能最终只判3个月有期徒刑,但光公安侦查就花了2个月,检察院审查起诉又花了1个月。

根据决定,试点办法由“两高”制定,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。试点期限为两年,自试点办法印发之日起算。

第二天,他将这些黄金以低于市场价格的2300元,卖给了在白沙镇开金银提纯店的老乡胡某。

对此,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长陈志强称,刑案速裁的决定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“两高”进行,这为速裁程序突破刑诉法的规定提供了可能性。

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开庭,庭审程序大致包括公诉人宣读起诉书、法庭调查、法庭辩论、被告人最后陈述、合议庭评议和宣判。

胡某承认,他知道这些黄金是偷来的,但当时一心想转手卖钱,以为没人能发现。随后,他以3200元的价格将黄金转手卖给了他人。

郑州市高新区人民法院刑庭庭长郭文政介绍,首先主审法官会查阅卷宗,被告人在侦查和起诉环节供述稳定,认罪态度好,事实清楚,证据充分,才可以实行速裁程序,但之前还需征询被告人意见。

“来郑州打工6年了。”孙某回忆,2013年12月2日晚,在郑东新区白沙镇一家工厂的电镀车间上夜班时,他把吸金布放在电镀槽内吸满黄金,带出了工厂。

按照刑诉法规定,对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2个月,人民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,应当在1个月以内作出审查起诉决定。如果公安侦查期限较长,检察院审查起诉期限也较长,只靠法院一家是节省不了多长时间的。

陈志强认为,“两高”应出台细则,突破刑诉法的侦查、审查期限规定,将速裁程序从公安侦查阶段开始,缩短侦查、审查期限,实现真正的速裁。

和往常不同,庭审没有了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环节,在讯问被告人对指控罪名是否有异议后,便进入被告人最后陈述环节。随后,法官当庭宣判,整个庭审过程用时不到8分钟。